<tt id="quqai"><samp id="quqai"></samp></tt>
  • <td id="quqai"><button id="quqai"></button></td>
    當前位置:

    木槿花開待君來

    來源:紅網新寧站 作者:楊明 編輯:redcloud 2020-08-13 09:00:56
    時刻新聞
    —分享—

      木槿花又名打碗碗花,碗盞花,雞肉花,朝開暮落。近日到崀山鎮雙江村樓子水觀賞兩百畝木槿花,跟當地一名七十多歲的老人言談時才聽到它的另外一個名稱一一“窮花”,老人說:"窮花開在青黃不接的農歷五、六月,正是窮人缺糧少食的季節,它帶給窮人們一頓頓美食,以它柔軟的身軀幫人抵抗饑餓苦度難關救人性命。所有窮人就給它取了這個名字以示感恩。“老人言之鑿鑿,我一旁聽得頻頻點頭唯唯諾諾。

      其實,這個叫打碗碗花的木槿花對于我來說,并不陌生,它早就生長在我的記憶里。記得幼年時候跟父母“上山下鄉”到石田洞子口時,不論清粼粼的溪旁還是綠茵茵的路邊總有它們纖細的身影,總有它們月牙白的花朵你追我趕次第綻放著,怒放的花朵長長的,花身后面緊湊而前面像喇叭一樣開放著,極像了一只白色的喇叭在季節的長河里吹得嘹亮吹得如醉如癡。木槿花白的像云,紅的像霞,偶爾也有穿著紫色長裙的,躲在細碎的枝條間捉迷藏似的突閃突閃??吹竭@種美侖美幻的花朵,我們自然都會爭先恐后搶著摘??墒悄赣H卻不許我們去摘的,說是摘了這種打碗花就會把家里飯碗菜碗打爛的,那時的一個飯碗夠值錢的。老人們會舉出若干個事例,讓你根深蒂固地深信,于是,唯有這種花只可遠觀不可攀摘不可褻瀆。

      去樓子水的路,四十多年前走過。那時七八歲吧,我們同齡的小伙伴三五成群去雙江的一個高山上挑木棒棒。那木棒棒都是野樹雜柴,被人工鋸成1尺左右。我們一般一擔挑8根。下午放學后從山上挑回家,已經斷黑,夜色像一襲大毯披掛起來,山岳潛形小路彎彎,我們深一腳淺一腳趕到家門口,母親已經弄好晚餐正倚門相望。第二天半夜,大伙約了一般匆匆上路,送捧棒到七八公里外的崀勿酒廠。無數次的夜行讓我知嘵了:黎明前的黑暗是不可違背自然規律。那時用腳步踱量的小路是鋪滿碎石的泥沙路,而現今的路都是水泥馬路,而且是另外又加寬了的,小車在上面撒著歡跑,一耳朵的“沙沙”聲。

      到達樓子水目的地時,已是艷陽高照人群熙熙攘攘,有扛著長槍短炮的攝影師們正蜜蜂采花般不放過每一處花海,不放過每一個花枝招展的美女,不放過每一簇豐乳肥臀的木槿花,他們是天生的采(攝)花大盜。也有作協的同行滿山游覽,正如一位老攝影師對我說的:你們作協人身無累贅兩領清風,白云仙鶴般輕松自在,只用眼睛觀看得了。我的確雙手空空了無一物,然而木槿花的嬌羞樣子已然刻在我的心里,她一如新婚夜的新娘,渴望著又羞答答掩飾著。木槿在風中左右搖擺賣弄風情的媚態已深入我的內心,我能聽懂它嬌滴滴的軟語:我已盛開,只待君來。世上能解花語者,唯有苦吟人。

      也有書畫領導和老師在已經罕見的木板吊腳樓里揮亳作墨,有的字如木槿花開端莊大氣,有的字似碗盞花飄落,紛紛洋洋飄逸俊俏;有的畫作盡情揮灑淋漓盡致,不注一字盡顯風流;有的畫作循規蹈矩一目了然。凡客百侶,談笑有神韻,往來妙趣生。

      而我避之熱鬧,獨入花叢。但見木槿花樹層層疊疊伸向天高云淡處,直入天堂豪門,驀然仙樂陣陣,鶴發童顏的唱班們朗朗吟誦:"有女同車,顏如舜華,有女同行,顏如舜英"。 我在木槿花樹下,不時欣賞到衣袂飄飄的采花倩女,懷疑她是否從天而降,引誘我漸漸枯萎的心田再開朵朵蓮花?也有村女打扮的靚女,一顧盼一回眸,波光流動款款情深,讓我心動如鹿狂奔。 慢慢行走中偶遇一花農,得知:這是已從廳級崗位退休的易老和李司令一干人員,不忘桑梓之情重歸舊地為讓多親們脫貧致富而創辦的朝陽產業。她說:這里種植的木槿花屬牡丹木槿花品種,畝產可達1000—2000斤,花期為5月底到10月初長達4個多月,是發展觀光農業的優良品種。木槿花全身都是寶,除發展觀光農業外,木槿花營養豐富,蛋白質含量高于一般的蔬菜,鐵、鈣含量是菠菜的5倍多。木槿花制作的菜肴十分美味,30朵左右的鮮花就可以制作一個色香味俱佳的菜肴。木槿花有很高的藥用價值,其花、果、根、葉和皮均可入藥,有清熱解毒、美容養顏等功效。木槿花、木槿葉、木槿子、木槿皮還可以深加工為酒、飲料、糕點、洗浴粉、花茶、精油、面膜。老人家如數家珍娓娓道來,我聽得頻頻點頭喜形于色。

      談興正濃之際,陡然聽到下面有人喊:開一一餐一一啰!余音裊裊。到得屋前,但見鮮艷艷的木槿花自吊腳樓二樓潑下,揚揚灑灑下了一陣花雨。案板上一叢叢一堆堆木槿花攤在臉盆里,準備放進土雞里煮著吃,一旁的廚師正把木槿花伴在雞蛋和面粉里,一朵朵油炸,香氣四溢,誘惑起肚子里無數的饞蟲蠢蠢欲動。不是說碗盞花摸都摸不得的,還能吃了它?每夾起一朵碗盞花吃,我就下意識地握緊那只瓷碗,生怕它悄然落地,好不羞愧?碗盞未落,碗盞花的味道確實是好:一朵入口,嬌而無骨滿嘴生香,一嚼之竟是綿綿軟軟的似豆腐皮,老幼皆宜。嘻嘻,我是破了黙守幾十年的陳規;唉唉,我微微地埋怨起家母來,白白浪費了一種多么美味的食材。

      木槿花的茶、菜已然填飽我粗糙的皮囊,唯愿借用靈性的木槿花在肚子里發酵出一篇錦繡的文字,只是才疏學淺無從表達,惶惶然湊夠這些字數,貽笑方家。

    來源:紅網新寧站

    作者:楊明

    編輯:redcloud

    本文鏈接:http://www.rdfloorcovering.com/content/2020/08/13/10568843.html

    閱讀下一篇

    返回新寧新聞網首頁
    <tt id="quqai"><samp id="quqai"></samp></tt>
  • <td id="quqai"><button id="quqai"></button></td>
    欧美国产日本综合一区二区,亚洲国产中文欧美国产综合在线一区,久天啪天天久久99久久,Av免费无码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