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quqai"><samp id="quqai"></samp></tt>
  • <td id="quqai"><button id="quqai"></button></td>
    當前位置:

    半山炊煙

    來源:紅網新寧站 作者:易開潤 編輯:redcloud 2020-07-29 14:22:27
    時刻新聞
    —分享—

      疫情緩解時,大概是農歷三月下旬的樣子,陽光明媚,便邀幾位朋友去我家鄉六家沖玩,順便看了一下渡槽和羅家沖隧洞。渡槽和隧洞修建于上個世紀七十年代初,是那個年代了不起的水利工程。

      家鄉有四座渡槽,從山外往山里數,依次叫竹子塘渡槽、爛泥沖渡槽、洋屋場渡槽和羅家沖渡槽,再往前就是羅家沖隧洞。每座渡槽架在兩座山腰間,遠看像白龍在群山中游弋、嬉戲、追逐。朋友們第一次見到這么多渡槽,興致盎然,文思泉涌。余達同學即興作詩二首以示抒懷。其一:云階遠上夏風楊,數里渡槽幾許長?春來冬去春又過,苦楸依舊對蘆芒。其二:榴花欲放日初長,陌上青青草木香。六合渡槽今猶在,空留小巷伴灰揚。余達大概是在感慨時間的飛逝、草木的崢嶸以及渡槽曾經的輝煌與如今的殘敗吧。是的,如今的渡槽已經破敗不堪,令人痛惜。

      竹子塘渡槽最長,有千余米的樣子,僅僅一邊有護欄,只不過護欄里面的框架都空了,就像沒安裝玻璃的窗戶一樣,不僅難看,而且很不安全,給過往渡槽的人增加恐懼感。那些框架原本是齊整整地安裝在護欄里面的??蚣苌嫌谢B蟲魚、飛禽走獸的圖案,唯美之極。我小時候見過,現在只能靠想象了。如果要想找尋它們的蹤跡,只能去附近村民的豬圈牛舍里去尋找了。那些框架很久前就被撬走了,作為修建豬圈牛舍的材料來使用。其他三座渡槽不長,一座比一座短,且沒有護欄,只是同樣少了很多的預制板。預制板是鋪在渡槽橫梁上供人們走路的,并列鋪了兩塊或三塊,現在七零八落,有些地方只剩下一塊了,人們走在上面心驚膽戰,沒點膽量還真不敢過,很危險,稍有閃失,就會掉入渡槽里,輕則摔傷,重則被水沖走,丟了生命,這種悲劇曾發生過。幸好現在渡槽不再是交通主干道了,村村通的水泥路四通八達。 離竹子塘渡槽不遠處有個大圳管理所,負責渡槽、水渠(又叫大圳)的管理和水的調度。竹子塘渡槽出口處建了個調水站,站內有三個水閘,主渠上安裝了兩個大水閘,麻林大壩的水流經這里,又要經過一次分流。大部分的水是從這里分流到碧田水庫,再流向邵陽縣和隆回縣。旁邊靠山的地方有條分渠,裝了一個小閘門。分渠通向沙田、洞頭和白云方向,少部分的水流向這些地方。不管是主渠還是分渠,沿途有許多出水口,也安裝了閘門,都靠人工操作開閘合閘,閘門上的轉盤有鎖,轉盤和鎖都涂了油漆。管理所很牛逼的。什么時候開閘放水,放多長時間的水,都由他說了算。附近和遠處的村民都因為供水的緣故曾在管理所聚眾鬧過事。好些年管理所還向村民征收水利糧。村民習慣上交抵農業稅的糧谷,卻突然冒出水利糧,加上當時還要交什么教育事業附加費,三種稅種疊加在一起,壓得村民喘不過氣來。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才剛剛實施不到幾年,才勉強填飽肚子,怎料到又是這稅那稅的,逼得村民苦不堪言,何時才有盼頭?好在后來農業稅取消了,教育事業附加費也取消了,管理所征收的水利糧也自然取消了?,F在竹子塘管理所已是人去樓空、殘垣斷壁了。前些年我還去過管理所,有一老者見來了生人,顯得非?;炭?,并用一雙白眼瞪著我,渾身上下散發出一種拒人千里之外的神態。我也納悶,老者應該是慈眉善目的,怎么用這般態度待人。我只是閑逛,只是對房前房后那些開得嬌艷欲滴、奇香無比的花表現出濃厚的興趣,多看了幾眼而已,并無惡意。我把我的遭遇跟熟人說了,熟人告訴我那種花是罌粟花,我才恍然大悟。果然,第二天再去看時,花不見了,老頭也不見了。那個老頭是鄰村人,不認識。

      渡槽之間的水渠橫亙在山腰上。水渠內淤泥深厚,荊棘叢生,好些地方有山體滑坡、完全被阻斷了,已和山巒融為一體,要不是水渠看起來凹陷落空的地方多些,哪里還看得出有水渠。既然水渠都難得分辨出來,更別說渠堤了。渠堤是完全看不出來了,完全和山巒融為一體了。

      渠堤和渡槽一樣,也是以前人們過往的交通主干道,現在完全被廢棄,不僅長滿了高過人頭的蒿茅、灌木和荊棘,好些地方還長滿參天大樹。曾經川流不息、走了三四十年的蜿蜒曲折的道路再也見不到它的蹤影了??烧l能想到,就是在這里,就是這些渠堤也曾是我們這些山野頑童撒野的地方。

      有些寬敞的渠堤有曬谷坪那般大,長滿馬不攔(家鄉話,一種只長長不長高的小草,它的學名不得而知)。我們放??巢駮r常來,或玩撲克牌,或打仗,或烤紅薯。打仗和烤紅薯最有趣。

      打仗時分成兩隊人馬。演壞蛋的一定要把上嘴唇涂抹成黑色,像一小撮胡子,手拿棍棒當槍使,壞蛋頭目則挎上一把紙或木做的手槍,從褲兜里掏出一頂灰不溜秋的帽子,歪歪斜斜地戴著,哇哇大叫殺奔過來,活脫日本鬼子模樣;演好人的一隊人馬則埋伏起來,等到“鬼子”進了埋伏圈,就大吼一聲殺將出來,吶喊聲威武雄壯,此起彼伏,殺得“鬼子”丟盔棄甲,狼狽而逃。戰斗結束后,馬上輪換角色,把剛才的情形再演一遍。否則,下一次玩時誰還愿意演壞蛋呢?然后收藏好道具,等到下次再演看過的電影里別的橋段。

      烤紅薯又是另一番景象?;锇閭冊谇躺险乙粔K洼地,稍稍修理一下,便構筑了一個天然而巧妙的坑,即能節約柴火又不會引起山火。大伙商量好,紅薯從自己家里拿,自己家沒有的,也要千方百計搞來。張三拿來白薯,李四拿來粉薯,王五拿來紫薯,然后一股腦兒丟進坑里。沒有誰不帶的,違約可丟不起人。準備妥當后,便四處尋找柴火。有些家伙圖方便,就近把近處的小樹砍了當柴火。為了早點吃到這些“點心”,大伙趴在地上,鼓起腮幫子使勁吹火。柴火太濕,燃得不旺,煙霧倒是直沖云霄。紅薯快熟了,大伙氣喘吁吁汗流浹背,臉都成了五花臉。這時候,看山員如同“土行孫”毫無征兆悄無聲息地出現在我們這些小家伙眼前。我們如同老鼠見了貓,撒腿就跑,然后找個隱蔽的地方躲起來,眼睜睜地看著那個我們在心里詛咒他一萬遍的看山員在美滋滋地獨享我們的美食??瓷絾T是生產隊選派出來的,職責是巡視山林,防止村里的禁山和樹木被偷盜和砍伐,有權對違反這些鄉規民約的人予以處罰。我們大氣不敢喘,老遠聞著紅薯的香氣,不停地咽口水,眼巴巴地看著那些紅薯秋風掃落葉似的落到看山員的肚子里。我們除了惱怒、沮喪,剩下的就是無計可施。等到看山員把吃不了的烤紅薯放到衣兜里,摸摸肚子,拍拍屁股,慢悠悠走遠了,大伙才從草叢里鉆出來,看到滿地的紅薯皮,面面相覷,不約而同地責難起憋屈得眼淚快流出來的難兄難弟:要是不砍樹當柴火,哪能招惹到看山員?要是不砍樹,那些紅薯不就成為自己腹中的美味佳肴了嗎?現在倒好,紅薯沒吃著,還有可能被父母揍一頓。受一頓皮肉之苦猶小可,很有可能還會罰家里的工分??瓷絾T一定看清了我們的面孔,知道誰是誰家的孩子,傍晚要打鑼宣告罰誰家多少工分的。當時的工分是父母在生產隊里做工掙的。工分就是口糧,一家人倍加珍惜。孩子在外闖禍,嚴厲的父母會把孩子打得半死,甚至餓上一頓飯。聽了大伙的數落后,犯事的小伙伴哭得更傷心了。果然不出所料,雞進籠鴨進舍的時刻,看山員的鑼還是敲了,家里的工分還是扣了,我們還是挨打了,至于誰餓了飯,沒人說。我們這些小屁孩當時哪里能懂得鄉規民約的嚴苛性,哪里能體諒到父母的苦衷與無奈,只堅信自己是無辜的,滿懷怨恨,便鬼捎伴湊在一起商量對策來對付那位我們恨之入骨的看山員,決定演出戲捉弄他。

      時值隆冬,北風呼嘯,天空愁云慘淡。我們懷揣紅薯,一邊爬山,一邊撿拾柴火,來到老根據地,生起火,又去水渠里撈得許多枯枝爛葉,堆在坑上,煙霧立刻升騰起來。水渠里的枯枝爛葉是隨水流飄來的,沒人撿回家當柴火,嫌臟,卻是冬天在山里烤紅薯的好柴火。一些人則拿著柴刀,把挺拔的松樹敲得咚咚響。他們敲得很起勁,目的是把看山員引來。我們的辛苦沒白費,放風的說看山員佝僂著身子爬上來了。等到看山員近了,我們裝出驚恐不安的樣子四處逃散。有個家伙逃跑前,還在火堆上撒了一泡尿??瓷絾T看見火堆,就坐在旁邊烤起火來,一邊吸煙,一邊四處張望。十分鐘過去了,他慢條斯理地吸著他的老旱煙,吐出的煙圈也飄得遠遠的。半小時過去了,柴火燒盡,他拿根棍子開始扒灰,扒了半天也沒扒出他期待的東西,立即用腳踩熄余燼,灰燼揚得老高老高,看來他有點生氣了,忙乎半天,沒一丁點收獲,他真的生氣了。他張望片刻,駝著背走下山,山風撩起他的衣服,吹得他直哆嗦。我們像蜜蜂歸巢一樣,興高采烈,馬上從懷里掏出紅薯開始烤起來。我們圍在火堆旁,把剛才凍僵的身子烤得特別暖和。

      后來家長知道此事,臭罵了我們,說我們與其捉弄了看山員,倒不如說被看山員愚弄了,他不顯山不露水,把我們凍得半死。不過當時我們不覺得,懵懵懂懂的,吃了暗虧反而高興得忘乎所以不要不要的。時過境遷,現在想來,看山員并不是和我們過不去,那是他的職責所在,而我們確實幼稚可笑?,F在故地重游,卻是物非人非??炯t薯的坑不見了蹤影,還有可愛的五子飛棋盤、三三棋盤都不見了蹤影。好在渠堤還在,山川還在,家鄉還在,半山的炊煙還一直縈繞在我的腦際里。

      朋友們跟著我時而在渡槽上遠眺,時而在渡槽里穿梭,時而在渠堤上匍匐而行,或時而在水渠里跋山涉水,頭頂烈日,精神抖擻。聽我講渡槽水渠的前世今生、家鄉軼事或人生過往,覺得趣味橫生;而我卻覺得那些事仿佛發生在昨天,沉重而悲壯?;氐郊依?,我把當天的照片發在朋友圈,并附上一首打油詩:天高日麗觀渡槽,蝶舞蜂飛覓花香。三五神友嘆雄偉,七八炊煙繞山梁。卻意外收到許多點贊,我明白,朋友們不是為我的詩點贊,而是為我的照片點贊。尤其是在羅家沖隧洞前的照片,楊明老師,禹正平老師,余達和我都笑得燦若桃花,背景卻是黑黢黢的,那就是羅家沖隧洞,洞中積水太深,過不去,只好留張紀念照,以示到此一游。

    來源:紅網新寧站

    作者:易開潤

    編輯:redcloud

    本文鏈接:http://www.rdfloorcovering.com/content/2020/07/28/10568974.html

    閱讀下一篇

    返回新寧新聞網首頁
    <tt id="quqai"><samp id="quqai"></samp></tt>
  • <td id="quqai"><button id="quqai"></button></td>
    欧美国产日本综合一区二区,亚洲国产中文欧美国产综合在线一区,久天啪天天久久99久久,Av免费无码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