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quqai"><samp id="quqai"></samp></tt>
  • <td id="quqai"><button id="quqai"></button></td>
    當前位置:

    走近裕鋒農場

    來源:紅網新寧站 作者:新寧縣第五中學 蔣雙捌 編輯:redcloud 2020-04-27 10:39:33
    時刻新聞
    —分享—

      正值季春時節,久雨初晴,艷陽高照,難得的好天氣。越城嶺余脈的河伯嶺下,山谷里鶯飛草長,新綠的樹葉散發出清新的氣息;雙江河水清如碧,蜿蜒著潺潺而流,一座座嶄新的民居依山傍水地散落著——雞犬相聞間,儼然一副世外桃源的景象。

      河伯嶺橫跨新寧、邵陽、東安三縣,山環水繞中,有個村田村,村里有個“新寧縣裕鋒高科農業發展有限公司”。

      山多田少的村田村,就本身的自然環境而言,如果只是靠著傳統的農耕模式,能自給自足可能也是很困難的。我的猜想里,這山村不是“貧困村”,只怕是“天理難容”,故而我疑惑著有人在這大山深處創辦這樣一個公司(農場)的意義之所在。

      從207國道到裕鋒農場還要行車四公里多,據說這條四公里多長、四點五米寬的村道,是農場創辦人肖劍鋒一個人捐資五百多萬修建的。而村內所有的到戶公路他都捐助修建費用的一半或者一半以上,讓硬化公路全都通到村民家門口——這之前,村田村的村民們,走的是泥巴路、羊腸道!

      村田村到處是雜木野草叢生的荒嶺,裕鋒公司就建在一座荒嶺的半山腰上。沉睡了億萬年的河伯嶺,千山萬壑的自然生態中,到處是鳥獸的棲身之地,但裕鋒公司租賃的兩千多畝山地,卻呈現出“敢叫日月換新顏”的氣象:1400多畝的油茶林翠色欲滴,油茶樹還不到一個人頭高,在艷陽的照射下發射出晶瑩的綠光,被雇傭而來除草打理的,都是六七十歲以上的留守男女村民。從他們歡快的笑談中,我感受到了他們那種內心的滿足,于是冒昧地搭訕著:“各位叔嬸,你們在這里做事感覺怎么樣?”

      人們邊干活邊側著眼睛議論著我這位不速之客,聽到我的詢問,

      一位花白頭發的大嬸搶著說:“好得很咧、好得很咧!我都快七十歲了,肖老板不嫌棄我,還叫我來幫著做事,每天能賺到近百元的工資,中午還能吃到一頓飯。”從她的話句里和表情上,我分明感覺到,微笑洋溢在她的臉上,幸福蕩漾在她的心上!

      我見茶林地里還有油菜,又好奇地問道:“這油茶林里為什么還種了油菜呢?”

      做工的叔嬸嘰嘰喳喳地回答說:“現在油茶樹還沒成林,中間的空地很寬,肖老板就讓我們冬天種上油菜,油菜冬種春收,雖是高干作物,也不影響油茶樹的生長;收了油菜之后再種上黃豆,低桿作物也不影響油茶樹的生長。而這些油菜和黃豆,肖老板都由我們這些做工的收回家,我們也就多了一份意外的收獲。”

      原來,裕鋒公司是一個大型生態產業基地,除了這綠茵茵的茶林,還有近百畝的臍橙,紅豆杉、金絲楠木1萬多株,開墾良田100多畝,還有葡萄、獼猴桃等經濟作物,其農場規模在周邊首屈一指。

      葡萄架下,一個六十多歲的漢子正背著噴霧器在殺蟲,見了我,黑黝黝的臉龐笑起來,更顯得滿臉是皺紋。我問他在這里干活感覺怎么樣(言談中,我的“聰明”感覺他有點與眾不同),他說:“要得、要得!以前在外面打工,在一個廠做不了多久老板就不要我了,換來換去、走來走去的,‘尋錢尋到九月九,尋到十二月兩脫手’。我現在在這里做事,主要是負責果木的殺蟲。除了吃的,年底還能有萬把塊的余錢。”我又“聰明”地猜想,也許是聽別人說得多了,他才能脫口而出那樣的一句俗語。

      新開的良田還只是翻犁過,春風吹拂,漣漪陣陣,正在等待著春苗的點綴……

      幾口新開的池塘,有個漢子正在割草喂魚,我素來對養魚饒有興趣,于是遞上一支煙,與他攀談起來:“老哥這池塘里放了多少魚呀?”漢子說:“我也不知道放了多少,是肖老板放的,我只負責割草喂魚。但根據魚的吃草量,至少有五百多條一斤重左右的草魚口子吧。”聽他這話,我知道他是個行家,于是接著說:“這前段時間陰雨很長時間了,溫度沒上來,草魚食量也還沒上來吧?”他回答說:“對對對,草魚一般要氣溫在近二十度的時候才大量吃草,也就是在谷雨節以后。大量吃草時,每斤草魚每天能吃三兩以上,我是根據這個來估猜池塘里草魚的數量的。”他的估猜不無道理,養魚技術他沒有學,但養魚經驗他不缺。

      養魚其實是個勤快辛苦活,他說:“也不是很辛苦,現在有空地種上黑麥草和蘇丹草,去割就是了。不比以前,要到處尋找割野草,那才辛苦。”

      我又多嘴的問:“沒來這做工前,老哥你做些什么事呢?”漢子說:“沒打工就在家種自己的責任田,年頭到年尾包吃就差不多了。農閑時沒事做,就和院子里的人打打小牌,手氣有差,經常輸得個精打光!搭幫肖老板,辦了這個農場請我們來做事,干了自己的活就來這里做,每年多了兩萬多塊的收入。”

      我忽然反應過來:這一路進來,村里異常的寧靜,迥異于別的村莊或城鎮里字牌室、麻將館的喧囂。

      我疑惑地問道:“聽說你們的肖老板在外面創業賺到了很多錢,他不把這些錢放在外面發展,或用來自己享受,為什么化這么多錢放在這看不到收益的農場里?”

      漢子說:“肖老板是我們土生土養的村田人,出生很苦的,十六歲就沒讀書,借了車費錢出去打拼了??恐@個時代政策好和自己的努力賺了錢。他是個知道好丑講良心的人,自己發了財看到家鄉還是老樣子這么貧窮,就出錢辦了這個農場,希望家鄉人能脫貧致富。肖老板說,前三十年自己在外面創業發財,投資這些錢辦農場,后這三十年希望帶著家鄉人一起致富。”

      聽著農場農民工的話,環視著投資了兩千多萬而興辦的裕鋒農場,遙想著茶果的豐腴、稻浪的清香、魚群的跳躍,憧憬著村田美好的未來,我不禁對這位至今素昧平生而久聞其名的肖老板唏噓不已:臨時工和肖老板的話,都是那么實實在在、發自內心;而致富不忘梓里的肖老板的一句“前三十年自己在外面創業發財,后這三十年希望帶著家鄉人一起致富。”絕不是什么豪言壯語,卻又是那么擲地有聲!

    來源:紅網新寧站

    作者:新寧縣第五中學 蔣雙捌

    編輯:redcloud

    本文鏈接:http://www.rdfloorcovering.com/content/2020/04/27/10569812.html

    閱讀下一篇

    返回新寧新聞網首頁
    <tt id="quqai"><samp id="quqai"></samp></tt>
  • <td id="quqai"><button id="quqai"></button></td>
    欧美国产日本综合一区二区,亚洲国产中文欧美国产综合在线一区,久天啪天天久久99久久,Av免费无码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