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quqai"><samp id="quqai"></samp></tt>
  • <td id="quqai"><button id="quqai"></button></td>
    當前位置:

    石頭銳評|至暗之中的人性光芒

    編輯:redcloud 2020-03-31 15:01:36
    時刻新聞
    —分享—

      石頭君按:宣傳部長出身的湖南省綏寧縣人大常委會主任楊文國,新近以抗擊疫情為主題創作了詞作《萬千祈禱》,湖南本土作曲家段征宇譜之成曲,武力、武藝父子跨洋聯袂演唱,一時風行網絡。我跟文國兄雖是舊識,也知道他創作的《信仰》曾獲全國五個一工程獎,然對音樂實在一竅不通。盡管歌曲旋律優雅,吐詞字正腔圓,究竟不知其妙。“曲操百遍而后知音”,把玩既久,如武陵漁夫在洞中前行,“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這豈止只是一首歌曲,更是以人性的高度、哲學的深邃、現實的關照,記錄庚子抗疫這一宏大敘事。興奮所致,寢臥不安,于是以文國詞作為主線,對這次疫情作全景式回顧,以哀悼亡者,激勵生者,感恩奉獻者,祈禱天下蒼生歲月靜好。

      “沒有哪一次巨大的歷史災難不是以歷史的進步為補償的。”恩格斯的這句名言,今天仍能觸發我們深沉的思考,不過應當是反其道而用之,“沒有哪一次歷史的進步不是以巨大的歷史災難為補償的”。 ——題記

      (一)

      平靜而恬淡的日子怡然自得地逍遙,漫不經心總看不到暗藏的波濤,突如其來的災難不幸降臨到拂曉,驀然回首才覺得活著真好。

      ——楊文國詞作《萬千祈禱》

      如果不是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這個庚子年的新春將像往年一樣,到處歡聲笑語,遍地安寧吉祥。有錢沒錢,回家過年。在外飄泊打拼的游子已經打點好了回鄉的行囊,厭倦了城市生活的白領打算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年輕戀人或許在盤算以什么樣的方式第一次見對方父母,白發爹娘倚門翹首期盼一年只能見上一兩次的孫子孫女,放假的小學生期待拿到壓歲錢去盡情打《王者榮耀》,能干的主婦們正不辭辛勞地做糍粑,曬香腸……

      總而言之,春節原本就應該這樣,一家老小籠著一爐炭火,話著你短我長,小酒喝著,小牌打著,小算盤撥拉著,睡覺睡到自然醒,數錢數到手發軟……

      不過每到鼠年,人們心中總有點不托底。但凡有些歷史經驗的人心中,都有或多或少關于鼠年的恐懼記憶。事實上也是,近兩個甲子以來,每一個鼠年都過得讓人心有余悸:

      2008年是壬子年,5月的汶川大地震,令康巴大地頓時山河破碎,8萬多同胞罹難;

      1996年是甲子年,夏天的兩湖,一片澤國,洪水經月不退,臺海危機也一觸即發,差點引爆一場戰爭;

      1984年是丙子年,國內的改革如火如荼,處處欣欣向榮,然而印度的毒氣泄露讓6萬人不知不覺中丟了性命;

      1972年是戊子年,我國遭遇歷史上罕見的大旱災,北方地區赤地千里,多省絕收;

      1960年復是庚子年,三年自然災害自此開始,出現全國性的糧食和副食品短缺危機,活下來的人也滿臉菜色;

      1948年復是壬子年,國共兩黨中原逐鹿,每一場大的戰役背后都是無數軍民生靈涂炭、流離失所;

      1936年復是甲子年,東北早已淪喪,日軍在華北步步緊逼,國民黨政府仍奉行攘外必先安內,進剿偏處陜北的紅軍;

      1924年復是丙子年,閻馮蔣中原大戰戰火紛飛,各路軍閥亂哄哄你方唱罷我登場;

      1912年復是庚子年,清帝遜位后的民國元年,湘、魯、粵、閩大水,陜、甘、寧、青大風;

      1900年復是庚子年,八國聯軍侵華進占北京,慈禧太后攜著早已被軟禁的光緒皇帝逃奔西安,留下庚子大賠款的天大窟窿,大清國運自此一蹶不振。

      再往前推也似無必要了。其實不只是鼠年,哪一個年頭又不是七災八難呢?人類的歷史就是一部災難史,戰爭,瘟疫,洪水,地震,海嘯,饑荒,干旱,蝗災,大風,強霜……,各種各樣的災難輪番上陣,考驗著中國,也考驗著同在一地球上的世界各國。

      災難往往以一種突如其來的慘烈方式呈現,似乎難以預見,無法避免。這固然是因為當前的科學手段還不能完全預警,這固然是因為災難是一種無法回避的自然現實,更主要的,還是人們的大腦里沒有繃緊這跟弦,總以為災難離自己很遠很遠,那是別人家的事,誰知災難已經不期而至。

      盡管居安思危、未雨綢繆的古訓言猶在耳。臺上不厭其煩地強調風險意識、底線思維,臺下一本正經地復述問題導向、前瞻觀念,但大多數的人似乎都當作耳旁風,走耳不走心。不是回望來時路上的種種坎坷以為鏡鑒,而是滿懷憧憬地期盼未來。

      按照既定的路線,這一年中國將決戰脫貧攻堅、決勝全面小康,實現第一個百年奮斗目標,并進而進入實現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的征程。一個令人興奮不已的、自建國以來就被描繪的宏大目標正一步步成為現實,藍圖似乎就要實現,怎能不讓人興奮不已,就等著敲鑼打鼓歡慶這一天的到來了。

      然而,潘多拉的魔盒此時已經打開,就在人們歡天喜地迎接新春到來,新型冠狀病毒這一全新的病毒,已經完成了蟄伏,漸漸露出猙獰面孔,悄無聲息地來到武漢,在春節這個中國最喜慶的節日里,在武漢這個最地理中心的地方,找到了最適合的傳播土壤,猶如一躍而起的“灰犀牛”,在這里如入無人之境。

      時至今日,我們依然無從得知病毒源自哪里,是大自然進化,還是實驗室泄露,目前仍各執一詞。病毒從哪里來,到哪里去,到底是什么,0號病人是誰……新冠病毒給人類留下巨大的待解之謎,還有待各國科學家去破解,然而以virod-19命名的它,已經迫不及待地以武漢為中心向全國蔓延,向全球發散。

      在疫情暴發的初期,世界各國既有對中國持有同情者,對中國施以援手,日本捐贈物資上的“山川異域、風月同天”不知感動了多少 中國人;也有對中國進行污名化指責者,美國總統特朗普故意將新冠病毒稱之為“中國病毒”。

      “正笑他人命不長,哪曉歸來己命喪”,借助于全球化快速發展帶來的人際流動,疫情正在全球迅速蔓延,無分國度,無分性別,無分職業,無分年齡,無分貴賤。更可怕的是,目前仍以摧枯拉朽之勢席卷歐美發達國家,而那些醫療條件簡陋,或者檢測能力不足的亞非拉各國,無疑將成為下一個暴風眼,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不論是中國,還是外國,每一個被確診的病例,都是一幕人生悲劇。而那些染病而亡的人,則是人生謝幕的慘劇。在這次疫情的首個爆發地武漢,城市解封后的首日,殯儀館是看不到頭排隊領取骨灰盒的人們。而意大利一國,死亡人數已經超過一萬。超高的死亡率,讓那些確診后即便住進去醫院的人,也似乎將命運交給了上帝,猶如左輪手槍的搏命對決。

      死亡無疑是最大的恐懼,但有時人又不得不面對。“你一個人生活以后要買小包裝的”“用不了是一種浪費”“別閑(嫌)媽媽嘮叨,日子是要精打細算的(地)過”……這是一位罹患新冠肺炎的母親,寫給女兒最后的便條。因為新冠病毒具有極強的傳染性,往往一個人感染,全家就會集體感染,特別是有基礎疾病的老年人,更成為重災區,有多少牽手走了一輩子的老人,因為這次疫情而天人相隔,醫院里多少次上演這種淚目的場景。

      “再會了”,這是近來熱播的電視劇《安家》中,宋爺爺對江奶奶最后的一句話??瓷先ナ且环N平淡的告別,可是冥界茫茫,又到哪里去再會呢?每一個罹難的人,他們同我們一樣,是父親、母親、兒女、兄妹,是我們血脈相連的骨肉同胞。

      死去的人終歸死去了,看不到疫情之后重新升起的太陽,曾經的內心掙扎如春夢了無痕,這個世界將不再屬于他。而活下來的人經過此劫后,或許會對著初升的太陽,大喊一聲——

      活著的感覺真的很好。

      (二)

      想起兒時裝滿故鄉記憶的流水小橋,依戀漂泊他鄉都市的繁華喧囂,思念浸透血濃于水的骨肉同胞,感恩還有他人守護生活的美妙。

      ——楊文國詞作《萬千祈禱》

      2020年1月22日,農歷臘月二十九,第二天就是除夕。但這一天凌晨兩點的一紙通告,打亂了武漢人的生活節奏,也打亂了全國人的假日安排,成為這次疫情防阻擊戰中的重要時間節點。

      這一天,武漢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發布第一號通告,自當日10時起,全市城市公交、地鐵、輪渡、長途客運暫停運營;無特殊原因,市民不要離開武漢,機場、火車站離漢通道暫時關閉。這就是后來廣為傳布的武漢封城令。

      “封閉一座城,守護一國人。”用一己“隔離屏障”,護山河手足無恙。對黨和國家來說,這是“一個十分艱難的決定”;對湖北人民、武漢人民來說,這是感天動地的犧牲奉獻。人民日報最新的一篇任仲平文章《風雨無阻向前進》,對武漢封城作如是評價。

      十分艱難的決定背后是嚴峻的現實考量,感天動地的犧牲奉獻背后是無法言述的苦痛經歷。據參與向中央建議武漢封城的李蘭娟院士披露:武漢市內住著1000多萬人,封城,是萬不得已才采取的措施。其實我們之前已經提出建議,希望武漢“不進不出”,要真能做到“不進不出”,也就不需要封城了。但是要過年了,大家做不到呀,所以只好采取封城這樣強硬的措施來控制疫情,因為如果不封城,更多城市都變成武漢那樣,那樣子對我們國家人民的生命安全、國家經濟發展和社會穩定都有非常大的影響。

      封城,意味著人員的禁止流動,這其中的意義不言而喻。一種惶恐不安的情緒迅速在市民中蔓延,從封城通告發布到正式封城前的七八個小時的空檔時間內,武漢周圍的高速上,到處是駕車拖著大包小包逃離的人群,驚慌失措,一臉恐懼,有的甚至穿著睡衣,十分狼狽。但當上午十點正式封城之后,已經出城的他們慶幸自己終于逃離生天。

      然而還來不及松一口氣,他們很快發現自己已經成了人們躲之不及的瘟神,除了湖北本地外,其他省份紛紛拒之門外,高速不讓下,酒店不能住,飯店不接待,到處是鄂牌車輛禁止駛入的提示語,一時間,鄂人成了“惡人”,他們頭一次感受到了流離失所的滋味,在原本是萬家燈火舉杯共慶的時刻,在凄冷的夜里,曾經無比驕傲的“天上九頭鳥,地下湖北佬”,惶惶如喪家之犬。一個極端的例子,50多歲的貨車司機肖師傅,在陜西的高速公路上滯留20多天,到哪都不讓停,只能一直往前開。

      逃不出去的武漢人則更加不安,只能聽天由命,進入人生的至暗時刻。由于感染人數暴增,各大醫院門診人滿為患,能有一張病床都是天大的恩賜。武漢中心醫院,金銀潭醫院,同濟醫院,協和醫院等武漢各大醫院不堪重負,不少醫護人員被感染,有些醫院的保潔和保安集體辭職。甚至像湖北電影制片廠導演常凱這樣關系通天的人物,也只能望病床而嘆,全家四口接連亡故。由于無法就診住院,讓李銀華這樣的民間中醫有了用武之地,也引發了中西醫之間的激烈爭吵。

      武漢告急,湖北告急。從除夕夜起,在中央號令下,軍隊和地方的醫療隊伍紛紛集結,迅速向武漢挺進?;鹕裆结t院,雷神山醫院,這些當年在抗擊非典時行之有效的“小湯山醫院”,在很短時間內拔地而起,投入使用。

      然而,面對每日不斷大量增加的病人,再建幾個雷神山、火神山也無濟于事。早發現,早報告,早隔離,早治療,成為阻斷疫情傳播的關鍵。2月13日,湖北和武漢的兩個一把手齊齊換帥之后,湖北和武漢的管控力度進一步加大,居民被要求待在家里,無特殊情況不準出小區,整個武漢城成了鐵桶陣,被形容稱一只鳥也飛不過去。同時力量下沉進行拉網式大排查,將發熱、疑似、密切接觸者、確診病例全部摸排出來,集中患者、集中專家、集中資源、集中救治。方艙醫院就這樣應運而生,大量的體育場管被征用改造,用來安置輕癥病例。被集中到這里的病人,有的還由醫護人員領著跳起了廣場舞,后來有一首名為《方艙醫院真神奇》的歌盡管遭受非議,然而方艙醫院在武漢的抗疫史上必定留下厚重的一筆。

      在中國政府空前強有力的措施下,病毒的傳播終于被基本阻斷了,武漢已經連續近一周沒有發現確診病例。小區在陸續解封,珞珈山上獨自開放和凋零的櫻花,也將等來久違的游客,盡管此時花事早已謝。不出意外,4月8日將重新開放離漢通道,那些滯留在武漢的外地人,也將告別衣食無著的流浪生活,離開這個傷心之地。

      除境外輸入外,目前全國的疫情最終數字,應當定格了。82000多例確診,3300余人病亡,和平年代遭遇如此重創,無論如何難于想象。對于災難的理解,不能只從整體上,并不是死了三千人或病了八萬人這樣一件事。而是要具象于具體的個人,死了一個人這件事,上演了三千次。病了八萬多人,就是八萬多個不同的心路歷程。

      若干年之后,我們回首這一事件,可能是從整體來描述的。但在整體考量之余,我們不能忽視那一個個鮮活的個體。因著封城日記而名聲大噪的方方,有一段傳播很廣的名言:時代的一?;?,落在個人的頭上,就是一座山。若干年之后,人們回憶這此災難,不僅有見諸正史的同仇敵愾、同舟共濟,也有當時洛陽紙貴、篇篇刷屏的方方封城日記,以及背后兩種聲音的激烈碰撞。

      其實,方方的日記說不上有多少文采,方方的走紅,也不過是正面宣傳的一種補充,正因為反對者眾,所以支持者廣。但無論如何,我們也可從她的筆觸中,感受到身處疫情風暴眼中個人的思想感動。畢竟,有誰能這么近距離地觀察呢,方方不代表誰,應該只代表她自己。

      有人說,當一個人遭遇困境時,特別想回到童年,因為有父母的臂膀可作庇護的港灣。當武漢下午三點時的寂靜猶如凌晨三點,曾經令人煩惱不已的擁堵喧囂,此時反而覺得十分美好。司空見慣的東西不覺得有什么稀奇,一旦失去了,你才會想到是多么地可貴。

      人皆有惻隱之心,面對一個個風雨飄搖的生命,牽掛的不僅僅是親戚朋友,還有浸透血濃于水的骨肉同胞。正是這種樸素的感情,讓海外的游子想盡千方百計去收集購買國內短缺的口罩、防護服等物資,也正是這種樸素的感情,無數的醫護工作者、志愿者紛紛逆行。

      最令人肅然起敬的,當然是白衣執甲的醫護工作者,無論是軍隊還是地方,無論是院士還是護士。在近兩個月的時間里,4.2萬醫護人員從四面八方馳援武漢,馳援湖北,帶去的不僅是希望,更是同死神爭奪生命的勇氣。

      “我們是在過年,你們是在幫我們過關”,春節晚會上,主持人白巖松的這句話讓多少人潸然落淚。穿上防護服他們是天使,脫下防護服他們就是一群孩子。

      有一位護士的自白,觸動了無數人心中最柔軟的地方,她說,不是所有的人都會主動提交《請戰書》,她自己就是被安排去的,不過醫院會尊重個人的決定,去留不強求。出發的時候,自己內心沒有太多波瀾,只是有些緊張,但爸媽各種嘮叨時鼻子就覺得酸了。到達現場,當地人們的眼神里真是把我們當是天上來的救兵。重災區真實狀況比大家想象的還要嚴重百倍,人們內心非常壓抑、焦慮。為省一件防護服少喝水少去廁所,生理期痛到不行仍然堅持工作等絕對是真實,而且只是冰山一角。使命感真是神奇的東西,就是它驅動著整支醫護團隊不畏艱辛地戰斗,自己人生第一次感覺到身為護士的使命。收到通知可以離開時,自己滿腦子都是家里的床,媽煮的菜。

      家里的床,媽煮的菜,兒時的回憶。不經歷磨難的人,如何才能知道這些最尋常不過的東西,其實就是人生的真諦?

      (三)

      這個初春彌漫太多淚目與亢奮的符號,春暖花開最美風景是與健康相伴到老,別讓每次悲哀都是悲哀的舊照,擦干淚痕再也不能流成傷心的河道。

      ——楊文國詞作《萬千祈禱》

      不論是處于疫情震中的武漢,還是地處東西南北的其他省份,每個人都經歷著同一場災難的洗禮。同死神搏斗過的人,珍惜搶救下來的生命;目睹生命流失的人,知道生命竟然是如此脆弱;因疫情而困住手腳的人,或許有更多時間檢視自己的人生:人這一輩子,究竟應怎樣渡過?

      “潘多拉的盒子已經打開了,災難、疾病、恐懼都跳了出來,但盒子里還留下了一樣東西——希望。只要希望還在,之前的一切苦難,都不會是問題。”

      一場災難,不全是憂郁的底色,在至暗的時空里,也到處可見散發著人性的光芒,以生命的名義,向死神宣戰。

      27歲長沙小伙鄭能量,一個普通的年輕人,1月25日大年初一在朋友圈立下“生死狀”,毅然駕車前往已經封城的武漢當志愿者。“知道此行兇險,已抱必死之心,始明不懼之志。如果我命數至此死在了疫區,就把我的骨灰無菌處理后灑在長江里,讓它漂回湖南。”

      這一個春天,無論是宵衣旰食的最高領導人,還是年逾古稀的鐘南山院士,無數的醫護工作者,社區干部,基層民警,志愿者,以及各行各業的人們都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全力為阻斷疫情的傳播在努力著,奔跑著,甚至奉獻了自己的生命。

      阻斷疫情傳播需要按下暫停鍵,需要花費巨大的精力。讓停擺的社會重新啟動起來,甚至需要花費更多的功夫。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抓復工復產,許多基層干部一個多月未曾入家門。一位鎮長向我描述他回家時的景況,滿臉歉意地恭維他的愛人,“你越來越漂亮了,因為你的嘴巴變長了”。

      “有人感慨,面對空前的疫情,十幾億人口的大國,水不停,電不停,暖不停,通信不停,物資供應不斷,社會秩序不亂……只有中國,只有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才能做得到”,任仲平的這篇文章這樣感嘆抗擊疫情中展現出來的中國速度、中國效率、中國力量。

      其實,還應濃墨重彩的出現在聚光燈下的,是中國人群體雕塑,這個世界上再也找不到像中國老百姓這樣可親可愛的人,如此服從大局如此堅韌善良。同樣是封城,為何在意大利、西班牙就不奏效?武漢是英雄城,武漢人民是英雄人民,這絕不是什么浮夸之詞。堅忍,是真正的大智大勇。

      有人說,作為惟一延續下來的農耕文明國度,中國人重土難遷。而其他國家則由于是游居民族延續而來,封城的限制對他們無濟于事。其實,最深層的原因還是對死亡的恐懼。在只有隔離這種目前最有效的手段面前,所有的自由等權利都得讓渡于生存?;钪?,比一切都重要。

      我們一點都不吝嗇用足夠筆墨描述抗擊疫情中的各種動人故事,但我們更想知道,在一次次的災難中,我們又吸取了多少教訓呢?是不是因為正能量的光芒太過于刺眼,以至于無法發現隱藏的問題呢?

      武漢疫情是一面鏡子,它把整個中國社會的本真狀況、真實狀態在一定意義上呈現出來。一個善于反思的民族,是具有高度理性自覺從而能不斷獲得進步動力的民族,因為它能使我們增強對災難的歷史記憶,不再重犯歷史性錯誤。

      《漢書•霍光傳》里有這樣一段記載:客有過主人者,見其灶直突,傍有積薪,客謂主人,更為曲突,遠徙其薪,不者且有禍患。主人嘿然不應。俄而家果失火,鄰里共救之,幸而得息。于是殺牛置酒,謝其鄰人,灼爛者在于上行,余各以功次坐,而不錄言曲突者。

      這就是俗語“焦頭爛額坐上賓,曲突徙薪靠邊站”的由來。提出問題的人不被待見,原本可以避免的災難沒有避免,事后的補救,即便做得再漂亮,又有什么意思呢,畢竟災難已經降臨。

      科學暫時不能到達的地方,文明不能倒退。新冠肺炎疫情目仍然有好多問題沒搞明白,我們不可能事后要求人們有先知先覺,但即便是在進程中,我們依然可以發現已經存在的問題。允許質疑,包容不同聲音,本身就是一個社會進步的標簽。

      有一憤怒,針對的是誤人誤國的專家。對于這樣一種不明原因的肺炎,保持足夠的警覺是必須的。特別是2003年發生的非典疫情過去不久,當時的各種教訓言猶在耳,然而在沒有足夠的證明之前,有職司其責的院士宣稱“人不傳人”,讓原本已繃緊神經的民眾松懈下來。對拿不準的問題不要輕易下定論,這原本是科學應有的態度。

      有一種不滿,針對的是粉飾太平的官員。元旦前后,關于不明原因肺炎的信息,已經通過各種管道匯總到武漢和湖北的決策部門,面對不斷嚴峻的形勢,當地主要領導還放言“可防可控”。最讓人不能接受的,是武漢和湖北兩會期間,原本每天向公眾發布的疫情信息,竟然停止。正是這近一周的時間,疫情已經成勢。有人說,如果能夠提前一周封城,又何至于讓整個中國停擺。

      有一種質疑,針對的是廣開言路的欠缺。任何一個國家,都不可能有沒有限度的言論自由。但是如何拿捏,考驗的是一個社會的寬容度。出于醫生的職業本能,李文亮善意提醒周邊的人提高警惕。警方依據當時的政府部門意見和相關規定進行談話訓誡,也并無什么出格之處。然而,這樣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竟然在主流媒體反復播報,形同于游街示眾,這背后的推手,無疑是一種組織化的行為,讓民眾噤若寒蟬,結果必然是萬馬齊喑。

      有一種微詞,針對的是過度防控的懶政。出于疫情防控需要,有些地方加強了管理力度,但是過猶不及,有的地方挖斷了道路,有的市場一封閉就是兩個月,有的只要聽說是湖北人就不準下高速,有的將其他地方的醫療物資截胡,各種各樣的土政策層出不窮。還有的帶著紅袖標的人闖進民宅掀翻一家人正在玩的麻將桌,權力在一些地方已經失控。

      撕裂的傷口終歸要靠時間來愈合,但好了傷疤忘了痛的現象,依然屢見不鮮。于是,事故依然反復地出現,災難也總是驚人地重復。于是,悲劇無可避免,成為一次次社會進步的無效推進器。

      人類啊,可不要再用傷心的眼淚布滿河道。

      (四)

      平平常常的年月并不是每天陽光普照,天地有情珍愛自然是人類共同的需要,萬千祈禱天下蒼生歲月靜好,期待久別重逢活出詩與遠方的味道。——楊文國詞作《萬千祈禱》

      疫情仍然以人類不能掌控的方式在全球迅速蔓延。一個國家與疫情的距離,不再是以往的遙不可及,不過就是一趟航班的距離。作為第一次震中的武漢,已經慢慢地在復蘇,盡管傷痕累累。處于第二次震中的意大利、西班牙,情況糟糕得令人難以想象。如今,紐約正成為第三次疫情的震中,未來的發展方向誰也不能把握。

      疫情率先在發達的經濟國家爆發,尚且一觸即潰。而一旦在人口眾多、醫療條件不足的發展中國家大爆發,可能的后果令人不寒而栗。缺乏中國這樣強有力的管控舉措和強大的物力支撐,這場浩劫在其他國家發生已經不可避免。

      瘟疫,這把懸在人類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已經落下。有人甚至說,第三次世界大戰已經打響。不過這一次的對手不是看得見的敵人,而是看不見的敵人——病毒。這要可怕的更多。

      是誰把這個魔鬼放了出來?是誰在縱容這個魔鬼肆無忌憚?在人類文明已經發展到當下的今天,不禁令人深思。

      其實,我們也看到一種特別的現象,同處于朝鮮半島的朝鮮和韓國,呈現出截然不同的局面,韓國確診病例近萬,然而隔著三八線的朝鮮目前沒有一例病例。

      全球化與非全球化的優劣,第一次以這種黑色幽默的形式展現了出來。閉關鎖國與全面開放,孰優孰劣?

      我們當然不能簡單地作出結論,逆全球化是大勢所趨。然而我們從中可以發現,當過度全球化成為現實時,世界將可能沒有一片凈土。

      全球化的根本動力,或許并不是促進文明之間的交融交流,而是追求利潤的最大化,把各國人民綁在一駕戰車上,高度發達的產業鏈,相互依賴的產業布局,讓各個國家密不可分。然而過于緊密的聯系,在疫情面前都是如此脆弱——大家一起完蛋。

      全球化的最終目的是什么,是把每一個人都作為沒有思想的生產力要素嗎?作為被限制在流水線上繁忙的零件嗎?都凝固在鋼筋水泥的城市森林里嗎?

      德國詩人海德格爾在《人,詩意地棲居》里,這樣描繪他所見到的景致:

      南黑森林一個開闊的陡峭斜坡上,有一間滑雪小屋,海拔1150米。小屋僅6米寬,7米長。低矮的屋頂覆蓋著三間房間:廚房兼起居室,臥室和書房。整個狹長的谷底和對面同樣陡峭的山坡上,疏疏落落地點綴著農舍,再往上是草地和牧場,一直延伸到林子里,那里古老的杉樹茂密參天,這一切之上,是夏日明凈的天空。兩只蒼鷹在這片燦爛的晴空里盤旋,舒緩,自在。

      這次瘟疫后,有的人注定再也看不到這樣的景色,因為他已經死在了這次瘟疫中。

      那些活著的人,還能不能領會這其中的意境呢?

      每一次災難,都是大自然對人類的報復。如果普羅泰戈拉活到現在,他還會再說出“人是萬物的尺度”嗎?

      我特別喜歡有一首歌詞的這樣一段話:蒼穹之下,萬千物種,螞蟻的巢,大象的冢,與我們的家有何不同?

      大自然先我們人類而存在,大自然可以沒有人類,人類卻無法離開大自然。惟有人與自然和諧相處,不僅是人類的命運共同體,也是人與大自然的共同體,才能活出詩與遠方的味道。

      方今疫情仍在全球肆虐之時,我們只能萬千祈禱天下蒼生歲月靜好。

    編輯:redcloud

    閱讀下一篇

    返回新寧新聞網首頁
    <tt id="quqai"><samp id="quqai"></samp></tt>
  • <td id="quqai"><button id="quqai"></button></td>
    欧美国产日本综合一区二区,亚洲国产中文欧美国产综合在线一区,久天啪天天久久99久久,Av免费无码一区二区……